全职粉/后山狗/洛英死忠
洛奇英雄传死忠玩家ID为JoshuaK(广一)。

这个博客用来发文/设计练习/照片。
每日练习写点什么,如果当天没发任何东西
就是某后山狗写了一篇仅自己可见的250字不写文的理由

嗷呜。
 
 

寂静的魔法研究所 Part 21

---------------------------高能预警-----------------------------

【注意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听说重要的话要讲三遍)

这里是由格里斯贝恩带来的高能预警!】

---------------------------高能预警-----------------------------


寂静的魔法研究所 Part 21


菲欧娜是天还没亮就赶到了罗切斯特,离开魔法师公会之后,她赶紧去骑士团报道,当然也免不了接受几句卢德勒对菲欧娜佣兵团出身的身份的冷嘲热讽。随后由女见习士官布拉雯接待了住宿,所有一切搞定妥当,她才去大教堂拜会大主教古莱斯。


可以说神圣,但也可以说是繁琐的一套见面程序走下来,同时这个过程还有着对自己带着绝对鄙视的古莱斯,菲欧娜都觉得自己快要脑抽筋了。

“这些你都明白了吗?”古莱斯提高音调质问菲欧娜。菲欧娜虔诚地垂着头,“明白。”即使表现的很顺从,菲欧娜还是听到了古莱斯小声嘀咕,“果然是不入流的家伙,骑士什么的简直是笑话。”

我忍!菲欧娜心里哼了一下。

“接下来是关于运送的事情,路途遥远,而且最近魔族在库汉边界也日益猖狂,为了我们人类的未来,为了我们的爱琳女神,我希望你不会辜负神庭的期待。”

“属下明白。”菲欧娜叹一口气,这类似的话从见面到现在已经讲了不下十次了吧……

“运送的东西是这个。”

一个银制盒子。

“女神的骑士,今晚你就先好好歇息,明晨来到大教堂这里取物品,然后即刻启程回库汉,不得有误。”

“是。”

菲欧娜两手抱拳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被左掌覆盖着的右拳,悄悄伸出了中指,瞬间心情舒畅。


不过今晚菲欧娜怕是无法好生歇息了╮(╯▽╰)╭。


“准备好了么?”扎勒斯幽怨地目光让菲欧娜都觉得自己好像是抛弃他十年的爱人一样,简直不寒而栗。

“当然……”

“我再说一次,不一定成功,关键在你,毕竟是没有学过魔法的人,对魔法的适应性有偏差。由于这个是一个群体的记忆之约,每个人被封存的记忆都是共享在一个主体里面,你在里面,会进入到哪个涉事者的观察角度,我也不知道。”

“而且我不会左右里面事情的发展,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而且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出来,你只能帮我进去你的记忆里。”

“还有……”

“还有,不要随便乱看你其他的记忆。”菲欧娜噗嗤笑了起来,这家伙肯定是怕自己看到他跟里尔的过去。“安心,我是个守口如瓶的人。”


  那,我们就开始了。

  好的。


菲欧娜睁开眼睛,身前两个身位的地方站着一个矮小的身影,里尔。

“居然是里尔的视角。”菲欧娜心里感叹,天天躲着她的人,估计也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成为了她的观察角度。


里尔正在翻阅着菲欧娜看不懂的东西,一言不发,神情凝重。菲欧娜无事可做,小小适应了一下自身的处境。

她不能离开里尔两米,手脚伸向什么东西都是穿过去的。跳起来再落下速度会跟在水里一样慢。

很不真实,但是面前活生生的里尔,确实是她认识的那个里尔。

“这就是五年前的里尔啊。”看了一眼周围的一些书籍,菲欧娜判断出,这个是五年前的时候。


房门被推开,是扎勒斯。扎勒斯比里尔年长,虽然推门进来所有礼仪都做到位了,但语气一如菲欧娜所想象的那样一点也不客气。

“魔法阵画好了,里尔!”

“……”里尔还在翻阅他的书籍。

“你家爱徒要动手了。”

里尔这才放下了他的书,“走吧,该来的始终要来。”

“找到什么好对策没?”扎勒斯问。

“第一个试图靠个人的力量召唤出女神……我们研究炼金术那么多年,有人开展过这种研究吗?”里尔反问起扎勒斯。

“没有。”扎勒斯严肃地回答。学者就是会有这种硬伤,遇到明显像是反问或者调侃的句子,依旧会认真回答。“所以你看了一个月的东西都没看出什么头绪吗?”

“头绪啊……”里尔抬头叹了一下。


“呐小渣渣。”

“渣渣你个头!!”“噗哈哈哈!!!”

两个声音同时爆发,前者是扎勒斯的恼羞成怒之言,后者当然就是菲欧娜的笑声了。不过这笑,里尔跟扎勒斯是不可能听到的。

“我觉得我们之间……”里尔却没有笑,“差不多也该停下小孩子那样的小吵小闹了。”

“你才小孩子,说什么话呢你这是。”扎勒斯没好气地吐槽了这个矮自己一大截的老头。


“神庭那边什么动作?”里尔回归正题。

“好像是出了一个骑士团分队到阿尤伦。”扎勒斯说,“其他魔法师公会的成员,大多数觉得这肯定是失败的,完全不在意,倒是几个想要取笑你家徒弟的,今早还来问我,你是不是怕丢脸跑了。”

“……”里尔严肃的表情简直让菲欧娜难以适应。


一路跟着两位魔法师来到阿尤伦,骑士团分队队长正在跟魔法师公会会长在交谈。里尔跟扎勒斯路过的时候微微施了个礼,就直接进入一个地下通道。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菲欧娜还是听到点内容。

“我当然了解不能公布给世人的意义,成了,那就是一举成名天下知……”

“失败了就是神庭跟魔法师公会的灾难,安排在阿尤伦这种村子,应该不会有人知道。”

“不过怎么想也不可能成功……”

“年轻人嘛。”

“这……”


难怪没人知道这个事情,是机密进行的啊。

菲欧娜跟着里尔进入了一个有着狗雕像的石门,往下是黑黝黝的阶梯,虽然打了很多灯,但依旧没法看到尽头。


“画这个魔法阵,用了一个月……”扎勒斯说,里尔表情都苦涩了起来。

“研究这个魔法阵的草图,他用了一年。”里尔说,“我当年不应该教他魔法吧?”

“我都不知道你干嘛乱教人。”扎勒斯完全不知道他曾经跟一个死去多年的逆贼有瓜葛。“不过你也是捡到个大便宜,布林这家伙,不学魔法确实浪费了他的才华。”

“好说,这个可是要成为大魔法师的人。”里尔苦笑了一下。“你真的要跟着下来吗?你不是不相信布林那熊孩子的吗?”

“所以我要见证自己的正确性。”扎勒斯推了推眼镜,加快脚步往下走。


都不知道走了多久,菲欧娜跟着他们两个终于到了一个尽头,眼见的确实一片泛着微弱蓝光的大房间。菲欧娜仔细一看,发光的其实是各种图案和线条勾勒出来的魔法阵!

“布林!”扎勒斯看到那一刻,立马不淡定了。几个已经在这里站好的魔法师都一直保持着惊悚的表情。

阵中间,一个小伙子,穿着他的魔法师长袍,黑乎乎的手,深陷的双目,头发堪比鸟巢,衣服已经烂掉了很多处小洞,估计是在画魔法阵的时候被地面的石头砂砾弄破的。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魔法书,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已经被磨短了的小魔杖。他就是那个在狂妄的年轻人,布林。

“小渣渣,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里尔拽住了瞪了自己一眼的扎勒斯。“这么强的魔法阵,如果魔法泄露出去,这个阿尤伦的结界不就会被冲破,吸血鬼们可能就会跑到别的村子里去。”

魔法阵中间站着的布林抬了抬眉头,“老头你是在怀疑我吗?”

“你闭嘴,大人说话小屁孩就听着好了。”里尔恶语对着布林吐槽,但是布林却不回话了。

“里尔,你的意思是?”扎勒斯跟几个在场的魔法师都看着里尔。

“我留下来吧,你们如果可以的话,帮忙在阿尤伦结界节点守着。”

几个本来是来看笑话的魔法师立马同意,因为在见过如此繁琐恐怖的魔法阵之后,他们都有些惊恐,只是需要一个理由来帮他们离开。

“只有你一个留下来吗?”扎勒斯临走之前,一脸不信任地看着里尔。里尔没有看向扎勒斯,只是摆了摆手。

菲欧娜当然可以绕到里尔前面,看到他的表情。

然而,她看到的却是一个扭曲的脸。

里尔这是在支走在场的人。

直觉告诉菲欧娜,大事不妙。


“布林。”里尔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开口说道。

“还要等时间。”布林回答,眯着眼睛。深陷下去的双目在闭着眼之后看起来更加诡异恐怖了。

“差不多时候告诉我,你干嘛要召唤女神了吧?”里尔带着点激动与愤怒,小声咆哮了一下。“别以为你跟神庭跟魔法师协会说的那些我会相信,为了打败魔族拯救人类?为了提前进入爱琳那美好的世界?你以为这些可以骗的了我吗?”

“你不必知道原因,反正我这样做,本来就是可以达到我跟他们说的这些后果的。”

里尔想要走近布林,却被魔法阵挡住了,“但是你怎么知道自己一定成功?死熊孩子!当年你想要召唤尤克斯,你特么的成功了吗?”

“那是因为我还没系统的接触炼金术,不了解一切一切可以接触更高端的知识的通道。”布林说,“我只是做了你们不敢做的事情而已。”

“呵,真的是这样吗?来魔法师公会,是为了拯救苍生,这个布林可不是我认识的布林。”

“老头你就当做你从来没认识我吧。”

“你!”里尔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布林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里尔。“你走吧。”


“是你父亲吧!”里尔大吼了一声。

布林整个躯体一震。

里尔突然冷静了,“一直对神庭心存怀疑,借着内贝雷斯的关系,一直在探究父亲被判死刑的真正原因,这一切我都看在了眼里。”

“但是,”里尔加重了他的语气,继续说道:“你要明白,你父亲从一开始将你跟你母亲送去库汉,当一个乡下娃娃,就是为了不让你接触这些乌烟瘴气的东西,同时也为了保护你,不必因为他而被人陷害。”

“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让自己处于险境。从你步入阿尤伦,召唤尤克斯却召唤出异界的虚无亲王,到现在企图召唤女神,你都是在将自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既然你对神庭已经有调查,难道你就没有发现,爱琳神话的荒谬之处吗?!”


布林缓缓地转过身背对里尔,“这些话,如果让别人听到,你可不好过。”

然后,他打开了魔法书,开始了咏唱。细小的魔杖简直弱到看起来风一吹就会断。然后魔法阵就泛起了强烈的光芒。

里尔满脸的沧桑。菲欧娜在他身边,完全不知所措,她知道结果,女神不会出来的,因为五年后的菲欧娜并没有见到女神,人类跟魔族还在不断为此而流血。女神……真的会存在?

魔法的进程继续开始,魔法阵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异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

菲欧娜都带着一点小激动,难道真的会出现女神?

然而身边的里尔却掏出了他的法杖,那样子,居然是跟超大版棒棒糖差不多的形状……菲欧娜已经不想再给这个嗜甜的老头任何评价了,但是对于他的动作她却一点也不明白。

里尔用极为细小的声音道:“如果女神真的可以被召唤出来,那就不是女神了……”

然后他也摆起了准备施展魔法的架势。


“哐啷”黑色的漩涡中间如墙裂开了一样,露出一条缝,两只钩子从细缝中窜出来,仿佛在用力撑开这个洞。紧跟着,一只灰黑色的翅膀从更大的缝里面伸了出来。

“难道真的会……”菲欧娜已经吓呆了,翅膀……女神也是有着一双黑色翅膀的!

然而,当一只手臂已经完全伸出来摸到地板之后,紧接着露出来的头部,却让菲欧娜心惊胆寒!

“死神格里斯贝恩!快停下!”里尔大喊了一声,但是出于魔法阵中的布林闭着眼睛施法,完全没法听见里尔的呼喊。

里尔开始念起了了咒语,在空中挥动着他的小法杖,以惊人的手速在虚空中绘制出各种复杂的魔法阵。“啪啦”几声巨响,巨大的魔法阵从边缘开始,渐渐被毁去。而门中的格里斯贝恩却已挣扎着,快要完全爬出来了。菲欧娜看见,布林已经倒在了地上。

菲欧娜好想自己可以抓住里尔,明知道里尔听不见,但是她还是大叫着提醒他。“喂喂!里尔先生,布林啊!”

“看你做的好事!快起来!”里尔还没完成魔法阵的破坏,无暇顾及魔法阵中央的布林,当魔法阵完全被摧毁的时候,格里斯贝恩已经完全从门中出来了。

皮包骨的身躯,长着一双翅膀,四只手,双眼是强烈的红色,处于下位的两只手,还拿着两把末端为圆勾的刀。

史书记载的格里斯贝恩,它的出现代表着死亡,其能力足以毁灭它看到的所有东西。这种级别的东西,此时已经苏醒,正站在他刚爬出来的门那里,舒展着他的双翅,活动着他的肢体。

布林终于撑起了身体,但是看上去依然摇摇欲坠。

“布林!”

布林已经看到了他所召唤的东西。“为什么不是女神……”

“我打断了你的咏唱,他是未完成体,按照时间阶段算来,他应该只有原本百分之十的力量。”话刚说完,格里斯贝恩已经在盯着脚下的布林。


菲欧娜恨不得自己有盾有剑在手,让魔法师站在敌人眼皮底下怎么想都不是好事。

奈何她非但没有武器在手,而且她本来就是不属于这个记忆封印里的。

形势,危在旦夕。


身边的里尔开始有了动作。

菲欧娜一下子像是被拉扯着一样,嗖的一下就狼狈地拉到了格里斯贝恩的脚下。

“哇啊啊怎么了!!”她刚来得及看到格里斯贝恩的脚趾头,又哇啦一下被拉扯走了。不过这次较慢,她终于看到,自己是跟着里尔动的。

不能离开所观察视角的那个人两米。里尔刚刚是瞬移到格里斯贝恩的脚下,自己才被拉扯着过去的。

现在,里尔肩上伏着布林,他瘦弱的躯干被一个老头子用这种“强抢民女”的方式扛着!

菲欧娜一时凌乱了。


布林虽然被里尔扛着,却是醒着的。现在还没完全离开敌人的脚边,他就已经开始吟唱,嘴里念念有词,手中的法杖也在莹莹泛光。

一个火舌从手杖中的窜出,紧接着格里斯贝恩的左腿下燃起了一个喷涌的火圈,一个踉跄,开打第一招就把格里斯贝恩打出僵直。

“妈妈呀~!!布林会打架啊- -!!!”菲欧娜被高速移动的师徒二人拉扯着,不过好歹是练过的人,已经可以不用那么狼狈,能够控制好自己的移动以便观察。这个火焰冲击是伊菲经常有在战斗中使用,菲欧娜当然不会不知道。

念头再转的同时,布林没有再次吟唱就打出了第二个攻击。雷电聚成球状然后一瞬发出五道闪电,成一个扇面飞奔而去,其中三道命中。

“Lightning Wave(电蛇狂舞)?”里尔唠叨了一句,“持续吟唱研究出来了?”

“嗯。”布林速度给自己跟里尔加了个“圣灵福光”的状态,菲欧娜发现,布林嘴角渗出一条血丝。

“我挡,你打。”里尔趁着这两波攻击已经退到了魔法阵外,放下勉强还有一口气的布林。

里尔拽着菲欧娜又冲到了格里斯贝恩脚下,虽然明知道自己是不会跟记忆中的世界有接触,但是看到死神的眼睛以及他周身黑暗的气氛,菲欧娜都觉得毛骨悚然。

里尔的法杖蹦出最多魔法,更多不是为了攻击而是为了格挡。死神四只手,两手持刀,带着锈迹看似沉重的铁块被格里斯贝恩挥动得跟丝巾一样轻松,但是打到地面或者里尔的魔法上却是沉闷的巨响。

菲欧娜好几次紧张地抬起左手想要举盾,才惊觉自己没盾,死神的攻击都穿过了自己的身躯,自己也当然毫发未伤。但是看到里尔的表情,就知道对付这个死神需要有多大的消耗。

布林在远处是不是帮里尔挡掉了一些攻击,小心翼翼地攻击着。


这样只守不攻根本不是办法,而且松动了筋骨之后的死神格里斯贝恩看起来好像动作更快了。

突然布林开始大声说话。


“回身斩,根据对手位置,向左向右都有可能,判定两次伤害,出收招快速。”

“死亡十字斩,根据对手位置,先正面竖劈下,再横劈,出手之前会有后仰动作。出招快。”

“双刀乱舞,对手距离稍远的情况下会追着目标疯狂地用武器狂扫地面。追击时间长且动作变化多。收招略缓。”

“坠地旋劈,先飞起来,锁定对手位置之后会旋转着劈向地面的人,收招略缓,估计有四次伤害判定,一次是脚踢,三次是刀旋。空中起手之后,攻击方向及距离不会再变动。”


“目前就是这些,”布林说完,就把魔法书扔到一边去,“放风筝吧。”

“Alchemy: Create Golem(元素傀儡)”布林说着就用法杖的末端一戳地面,地表居然裂开,生成一个元素傀儡,伏起了布林。

“还能这样用?!(⊙o⊙)”元素傀儡菲欧娜当然有见过,伊菲那妹子用的,问题是伊菲从来都是用地面的物品来召唤傀儡的啊。这直接挖地的还是第一次见。


这边的里尔迅速几炮魔法箭就跳出了格里斯贝恩的攻击范围,停在了布林身边。

布林淡定地说:“如果没有别的招式的话,我们只需要注意一下双刀乱舞与坠地旋劈。”

“小屁孩你懂个啥。”里尔说,“格里斯贝恩是死神,这点点小招式,说不定只是热热身。这种只有古籍才找到的东西,没两把刷子怎么行。”

“……对不起。”布林一个闪电轨迹打向十个身位远的格里斯贝恩,被打之后的格里斯贝恩开始起手“双刀乱舞”。

里尔苦笑一番,留下一个魔法地雷,“解决问题。”



------------------泡面提醒-------------------

看完了?

很好。

你中间有没有记得去看看你的泡面?

哦节哀,没想到你的泡面居然可以泡烂对吧?

我不负责哟!

嘿嘿。

------------------泡面提醒-------------------



-------

下一章传送门:寂静的魔法研究所 Part 22

上一章传送门:寂静的魔法研究所 Part 20


21 Sep 2014
 
评论(15)
 
热度(4)
© 后山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