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后山狗/洛英死忠
洛奇英雄传死忠玩家ID为JoshuaK(广一)。

这个博客用来发文/设计练习/照片。
每日练习写点什么,如果当天没发任何东西
就是某后山狗写了一篇仅自己可见的250字不写文的理由

嗷呜。
 
 

【拼字输了02-04】这就是冲动的惩罚啊

跟 @月狸哥哥很懒 最近都玩拼字,开个档存自己输了被要求写的梗吧。希望可以看到进步【明明就是混更

后面还有输了的话也加到这个档里(*@ο@*) 


拼字输了02

【日期】

2015.7.28

【对方要求】

来一段死对头背景下,韩文清一回家看到叶修睡着在他床上,韩文清视角的对叶修描写

 

------------------------

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

 

韩文清当机立断提气一跃,悄无声息地跃上了房顶。他轻声掀开瓦片,没想到害他苦苦寻觅了三个月的罪魁祸首就这样出现了,他差点就想抡起戴着法印手套的拳头破顶入内。然而看清那个妖孽的状态之后,他莫名地有点迟疑。

 

首先自然是那大片的毛茸茸的尾巴丛,顺滑的绒毛轻柔地蜷缩着,覆盖在床的整个末端,宽松的长袍衣摆都被尾巴蹭上了腰部。上半身是侧躺的人身,背脊弓成半圆,两只手臂紧紧抱在胸前,黑色的长发乱爬,几乎把底下的人的侧脸都挡完了,只留下微微颤抖的长睫毛。

 

韩文清仔细观察了一下,他发现,眼下这只九尾狐是浑身都在发抖,而不是施展魅惑妖术时为了蛊惑人心才故意双眼秋波。


【除妖拳道韩文清 X 青丘九尾狐叶修】



拼字输了03

【日期】

2015.7.29

【对方要求】

不出意外的再次入狱,熟络的和囚犯们聊天。黄少天遇到叶修


------------------------

狱警把门打开,还没将人推进去,那个穿着囚服的黄毛男人就脚下生风,冲了进去——

“~嗨,世界第一杀手回来啦!还有想我的小姑娘吗?哦对这是男监狱不会有女的,不过没关系,小软萌正太也可以啊~”

“哎呀……”“卧槽”“怎么又回来了……”整个牢室里竟然激起了一大团抱怨声。

“安静!安静!”狱警吹了吹口哨,然而也没有太认真计较。他在黄毛身后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没想到黄毛立马回身指着他,“哎哟小年轻,站别人背后翻人家白眼是不礼貌的,今时今日你这样的服务态度怎么能行,快去报个礼仪班吧。”

离牢室门最近的一个牢房有个男人站在栏杆前跟黄毛打趣着说:“黄少你能不能消停点,我才来一年都第三次看你进来吃牢饭了。”

“哎哟,这不是想你们了吗。”他一边说一边往里走,“张老汉你又在床底下藏了什么东西?”

“你才藏了!这次又干了啥?”

“夜总会那边弄残了四个人而已。”

“黄少你上次说要给我带烟的!”

“怨天怨地不怨我,是狱警不让我带的,晚点再偷偷给你弄。”

狱警简直脑袋都要炸掉,“编号5345,安静!”

“哎哟小年轻,别那么见外吗,你不是知道我叫黄少天吗?随意一点跟他们一样喊我黄少就行了。”

狱警心里直骂娘,嘴里不好说出来,憋了一会也就只能恶语道,“你当这里是你家啊!”

突然,深处的牢房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对蓝雨家树敌无数的一级杀手来说,这监狱就是最安全的家吧?”

“卧槽!”黄少天再也不理会狱警,对着深处兴奋地喊道,“叶秋?”


【后山狗吐槽】

这次我连题目都没看懂,狸哥说是那种经常进监狱也经常被人弄出来的设定。黄少黑道设定,把监狱当避风港了。

我觉得监狱宣传语就是:监狱是我家,热闹靠黄少~


拼字输了04

【日期】

2016.1.9

【对方要求】

 你续写一段你昨晚的梦吧 


------------------------


长庚满腹疑惑,走上前,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没想到这衣衫褴褛之人回过头来,竟是那秀娘精致的脸,嘴角带着未干的血迹,眼角带着快意恩仇的喜悦。

“长庚,乌尔骨总算把你带回我身边了。”

长庚吓得猛退,想着拉开五六丈远的距离,却没想到一下就后摔了。他这才看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十二三岁孩童的样子,已不再是成年的模样。

“乌尔骨好玩吗?每天夜里都还尽兴吗?”

“秀娘这些年可想你了,我要将毒药喂入你的口中,用铜丝扎你的指甲缝,用铁钳夹你的脚趾……”

不……不要!

秀娘的脸越来越近,“长庚啊……”

 

 

“长庚!”

长庚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双手掐着自己义父的脖子。

顾昀虽然看不清,但是也猜到长庚又受到乌尔骨的侵蚀做了噩梦。想要把人叫醒,没想到却感受到一股凶煞之气,一手飞快地捂在脖子上,果然就立马有一双熟悉的手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子熹!”

醒过来的长庚两手松开,却并没有离开顾昀的脖子,而是往下一拉,轻轻将人带到自己的唇边。

顾昀紧绷的神经都还没放松下来,却被底下这个小崽子吃豆腐了。这小子,这种时候都能精虫上脑么?

“别闹,你又做噩梦了?”顾昀抬了抬脸,盯着底下的人,没带琉璃镜也没吃药,底下的雁王爷也就是个模模糊糊的样子。“这次梦见什么?又梦见我离开你么?我在呢。”

没想到,长庚说话的声音竟然带着颤抖,“秀娘……”

顾昀心一紧,“什么?”

“秀娘要带走我。”

这死了八百年的老妖女怎么突然出现在长庚的梦里?顾昀用手摸摸长庚的头,竟全是冷汗。

“梦都是反的,起来换身衣服……”

没想到长庚摸上顾昀的后脑勺,微微使力,将顾昀的脑袋又按了下来。

四片薄唇相触。长庚细细地用唇齿蹭着顾昀的下嘴唇,嘴里还不停地小声念着“子熹子熹”。

看样子人还没醒透彻,这喃喃细语扰得顾昀心里一阵恼。

恼了,就想着怎么弄停着磨人的声音。

眼下要弄停这个声音,好像就只有一个方法了。

顾昀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扶着长庚的脸,轻轻一咬,嘴里的舌头便趁机麻利地钻入对方的口中,灵活的舌尖在长庚的嘴里吞掉了他一切的声音,只留下一点细细碎碎的水声。

长庚的嘴巴终于安分了下来。

不过这下换成手不安分了。

长庚的手从顾昀的后脑勺开始,沿着他的脊梁骨一直往下缓缓地滑动,另一只手摸上了那结实的胸膛,想拉开衣带……

“啪!”

安定侯一巴掌分量十足拍掉了胸前那只作乱的手,“居然敢蹬鼻子上脸了?”

长庚想用无辜的眼神压一压这个义父的愠气,不想一看到那双还带着红润水光的薄唇,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顾昀的直觉告诉他,长庚肯定又用那种委屈的眼神撒娇了,还真庆幸自己什么都看不清。他正了正嗓音,好像刚刚没有发生过任何温存的动作。“醒过来了?”

“嗯。”

“那继续睡吧。”

“义父……”

“滚。”

 

 


29 Jul 2015
 
评论
 
热度(1)
© 后山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