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后山狗/洛英死忠
洛奇英雄传死忠玩家ID为JoshuaK(广一)。

这个博客用来发文/设计练习/照片。
每日练习写点什么,如果当天没发任何东西
就是某后山狗写了一篇仅自己可见的250字不写文的理由

嗷呜。
 
 

【王黄】愿守之05-06

前文:00-02    03-04

 

05

“嘿,小金子,我昨天偷听到了廖大史的话,原来宫城上那些漂亮的楼阁住的是天上请下来的星宿神仙!我且探一探那个仙人,尔等不可告知父皇。”

“诶,您就是角宿啊,看着与常人并无特异之处呀。”

“角宿星!角宿星!今天先生说‘角星为二十八星宿之首,最为善战。故受到召请时必会排在前列。’唉放心,我没把你的存在公诸于世啦,我只是想跟你偷师几招,免得跟其他几位皇子切磋的时候输了……才不是打架,只是切磋……但是切磋也不能输啊,既然必定有人要胜,为何胜者不是我呢?”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不能说?好吧,神仙都是秘密多,但是我总不能一直叫你角宿,大家都知道角宿是神仙啊。我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唔,天仙下凡,护卫天子,当为王族之人,虽不能与王族同姓,就取‘王’姓吧;你是为了护城,屈尊而来,人杰则地灵,可取‘杰’,顾皇城免于火灾,乃天下福,可再取‘希望’的‘希’字。就叫王杰希吧?”

“父皇给本王选了好几个大家闺秀,都来自有名望的家族,然而本王看了母妃送过来的画像,真对她们提不起兴趣来。”

“……母妃丧期结束,本王才能出来见你,杰希,为何本王会……?算了,当我没说,来下棋吧。”

“神力衰退?记得小时候你告诉过本王,神仙不得凡恋,否则将散尽神力,你该不会……本王……本王绝不同意!杰希,你是什么角色你应该知道,好好尽忠职守才对得住皇恩浩荡!你竟敢,竟敢!我,我,绝不同意!我……”

“朕也有许久没见到你了,神仙果然有神仙的好处,你的样子还是一点也没变,朕却已经有些疲态了。长生不老?不需要,皇帝那么不好当, 朕现在都开始怨愤当年为什么要跟几个王兄王弟抢个头破血流。还不如早日归……好好好不说不说,别板着脸,福星都要变凶星了。”

“朕怎么敢耽于国事,且不说天下百姓的担子放在朕的肩上,如果朕闲下来,就得去面对太后给朕选的嫔妃……朕或许脑子有些坏了,皇后勉强怀上龙子延绵子嗣之后……朕便不想再碰那些女人……杰希,还不如是你……我没醉……我还想让你跟以前一样陪我下棋……杰希……”

“杰希……你说你作为神仙有下辈子吗?唉,朕糊涂了,说什么傻话……你不老不死,怎么会走轮回之道呢?朕只希望……咳!咳咳!朕只希望,来世不要再做皇家人……朕下辈子最好投胎到海角边,再也见不到你。咳咳,你的手……不愿给朕吗?无妨……就那样吧,朕累了……”

“孟婆,可以给朕……给我两碗吗?不苦不苦,这汤真好喝……喝得多了,是不是就能忘得更加彻底?”


06

孟婆忌惮真龙天子的前世的记忆,怕丢进忘川会引起动荡,于是将这份记忆藏于龙椅之下,以历代天子之威镇压,没想到这一坐,竟然全都回来了。

黄少天穿着蓝色羽绒服,深色牛仔裤,脚踩高帮皮鞋,却又因为两世记忆见闻充斥脑内赋予他睿智的新高度,后生的面容竟透露着长者的沉稳凝重,坐在熏烟环绕的龙椅上,昔日的王者风范天子之威悉数重现。等黄少天回过神来的时候,两行清泪已经占领了自己的脸颊。

“杰希……”

“殿下……都想起来了?”

“我其实是已经死了吧?”黄少天都没想起来去擦眼泪,泛红的眼眶下还划着两道泛光的泪痕,“你应该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了。”

黄少天自己摇摇头,没死的话,王杰希才懒得耗费大量精神带他穿墙瞬移,到处晃悠;没死的话,孟婆藏的记忆就会忌惮人间阳气,不会归位于自身。

“……”王杰希保持着作揖的动作,头也没抬起来,默然。

历来天子驾崩都有龙息奔涌而上,直冲碧空。真龙天子最后一丝生命化成的呼啸虽然地上世人感受不到,却能让天上的仙班人家都收到。王杰希就是被这股冰凉刺骨的龙息唤醒的,一开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没想到对象居然是他。

“没有正常葬礼仪典,黑白无常不敢步入这紫微星福罩的紫禁城带走我的魂魄,如果我游荡在此地出不去,数十年之后我便彻底成为困于这宫墙内的游魂,无法再入轮回之道。”黄少天一手搭在龙椅的扶手上,正如当年凉气透骨,一直提醒他要记得头顶的四个大字。

“殿下龙息尚在,地府那跑腿的小官自是不敢入内,但也绝不敢让殿下沦落为游魂。”王杰希施施然地放下手,意识自己习惯成自然的时候才醒觉,天之骄子的尊贵地位不是他这区区一个星宿可以犯上的。

角宿星正要重新拱手,边听台上之人叹气说,“杰希于我无须多礼,我已经不是皇帝了。”

“当年我也是因为淘气爬上角楼,快要摔下来时被你接着,才没丢掉性命,还见到了你。”黄少天用拇指揉了揉额头,“前一世我对你那么狠,你明明知道井里的人是谁,你却还要带我走出午门……你给我解太极殿的‘困’字忌讳,是想提醒我不要再回来?你怎么还是那么善良忠厚……”

王杰希抬眼看,台上的人已经离开了仿佛那张铺着看不见的针毡的龙椅。黄少天此时说话已经没有广普味,跟自己一样是官话的腔调。他沉吟:“护帝王之地,守皇家之脉。角宿星护我华夏之功不可磨灭,可惜我族败落,人心不古,无以祭谢上天的垂怜……”

黄少天一步一步又走下阶梯,目光紧紧地锁住青袍男子,脑海里一遍一遍地温习着前世相处的朝朝暮暮,心里念叨:

可惜为什么我是帝王家,你为什么又是仙班人?

为什么命运就偏生让我喜欢上了你?

好不容易熬了一辈子,死后毒誓无论多少次再生为人也不要再遇到你,确实也如愿了,生而为人的时候的确是两不相见——却是又在死后魂魄流连红尘时再遇到你。

“天下万物皆为造化,然而为什么造化那么无情弄人?”

天子之魂的问题却没有得到角宿星的回答。黄少天走到王杰希身前,他比王杰希矮了几分,王杰希宽袍广袖地立在那里,他竟然很想回到少不经事的年纪,不顾忌君臣、人神之别,冲入这个男人的怀里——他竟是如此眷恋对方的温润如玉、柔情绕指。

好不容易调整呼吸,压住了心中带着悲愤的悸动,黄少天终究还是错开步伐,自己往殿门外走。“有劳角宿星,继续领我去见黑白无常。”

“殿下,造化弄人纵然无情。”王杰希一个迈步,紧跟在黄少天的身后,语气终于不是今晚一直以来的泰然安之,而是急促又有力的:“倘若没有造化弄人,搅动风云,将命中本不相干的人无数次插肩而过,世人怎么修得半生缘分?”

——怨什么造化弄人,如果造化不弄人,怎么让我们相遇呢?

黄少天停下了脚步。

“仙班之人若对凡人生出情愫,越是深厚,神力便越是羸弱,自古以此告诫众神,切莫忘记修得正果的艰难。”王杰希慢慢靠近眼前的人,也不知道这一世他遭了什么罪,穿着厚实的衣服,背影看起来也显得消瘦单薄。“我已经算不了自己被持续削减了多少的神力,每一次念想,就如抽丝一般脱去一点。”

黄少天被他这一番话给震住了,这……是那个骁勇善战、又恪守仙规的角宿星吗?他猛然回身,目光尽是藏不住的惊讶——角宿星的表情依然是那么肃穆规矩,他忍不住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我下凡六百年,多少也是看了几百年的凡尘俗事。”王杰希再一步走近眼前人,双眸里泛着龙柱上泛下来的金光,晶莹透亮,不着一丝一毫的掩饰。“我从未后悔过去在角楼下伸手抱住了从天而降的你。”

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听错,“角宿……”

“杰希……是你给我起的名字。你有想过随便给别人起名字,是要负责任的吗?”王杰希已经走得离黄少天很近很近,近得黄少天觉得,他只要头一歪就可以窝到对方的肩膀上温存。

“小皇子殿下,我可以再抱你一次吗?”

没等黄少天应声,王杰希便张开双手轻轻地将人拉进自己的怀里。

黄少天的记忆中,这个隐居在角楼的仙人从不肯轻易触碰凡人。自己缠着他让他指导武学,他也只是言之于口,除了初遇时王杰希为了救人碰过前世的他,二人再也没有如此亲密的触碰。这一抱,竟是二人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对方的轮廓,以及对方的心意。

“杰希,这一世,我叫黄少天。”

王杰希的大手掌轻轻地抚着黄少天的后脑勺,鼻息之气微微扫动怀中人的鬓发,声音极尽温柔:“少天。”

黄少天满足地蹭一蹭他的肩窝,鼻音哼出一个“嗯。”

一说蹉跎数百年光阴,二说荒废两辈子岁月。

以此换来一刻的两情相悦,诚心相对,却也值得。

殿外传来喵叫声,看来被他们甩开的猫终于追上来了。

黄少天笑了笑,那只猫可真是尽职。“估计都要天亮了。”

“嗯。”

“我是时候要走了吧?”

“别怕,我在。”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膀。

“有啥怕的,见见孟婆老人家,必须要好好道谢,好歹我也承蒙她的照顾了。”晨曦的微光弱微地显现,黄少天的身影慢慢地淡去。

王杰希笑了笑,看着黄少天的笑容从眼前消失。

“恐怕孟婆她老人家不敢再见你了。”

他捏了个手诀,消失在寂静的太和殿中,殿内的浮动的金光也悄然消失。


 

TBC.

——没完的!!不是BE!!只是我太困了,明天飞机回工作的城市,结尾的一小段我晚点补吧……

15 Feb 2016
 
评论(9)
 
热度(26)
© 后山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