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后山狗/洛英死忠
洛奇英雄传死忠玩家ID为JoshuaK(广一)。

这个博客用来发文/设计练习/照片。
每日练习写点什么,如果当天没发任何东西
就是某后山狗写了一篇仅自己可见的250字不写文的理由

嗷呜。
 
 

MINE 22【周翔×Hybrid Child】完结撒花=*★,°*:.☆\( ̄▽ ̄)/$:*.°★

分节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番外

· 黑道PARO;OOC有。HybridChild(中村春菊)设定

· 本节约6000字。

注:文中“Hybrid Child既不是机械,也不是人偶,而是像一面镜子,反映主人的爱情而成长。”出自中村春菊的《Hybrid Child》,这次同人文关于Hybrid Child的设定也是从这里来的,感谢中村老师以及她的一系列作品。

-----------正文的分割线-----------


肖时钦检查完了周泽楷的零件,最终确定这位“病人”完全“康复”了。

“YQCY(之前提过周泽楷的型号是“LH-YQCY-1”,此为简略编号)的机能修复完成了,很幸运他的核心成长系统没有受到损坏。”

“谢谢。”周泽楷从临时在空房放置的工作台上坐起来,赤裸的上身因为更换了零件,重新又出现了极小的缝隙。他上手摸了摸,却摸不出缝隙的凹感,可见这位机械师的手艺高超。

肖时钦在工作台上收拾,瞟见周泽楷的动作,便和气地说:“不用担心,我是按照你的成长度来匹配零件的,应该不影响你的日常生活,等表皮完全愈合之后,你也可以跟以前一样乱来了,例如再跳个海什么的。”

“去你的!有你这样的‘医生’吗?”孙翔箍着肖时钦的肩膀,赶紧把他从周泽楷面前拉开,随后就从衣服篮子里掏出衣服给光着膀子的人偶。“话说小事情,他不是有名字吗?干嘛老叫人编号。”

肖时钦意味深长地笑道,“一般是为了避免Hybrid Child的主人对机械师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什么误会?”

“例如说你喊我助手戴妍琦,如果你喊她‘妍妍’,我会误以为你勾搭她,然后赏你一拳。”肖时钦一边脱下工作服一边说,说的时候依旧礼貌非常,跟对话内容的风格完全不搭。

不过孙翔确实听明白了,点点头,“也是,你的拳头没我的扎实,你还是我好朋友,吃我一拳多不好意思啊。”

“咳咳……”肖时钦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立马转移话题,“去找你们管家先生吧,他刚才不是还说小周没问题了就去找他。”

孙翔龇牙:“喊小周了。”

肖时钦指了指衣架子上的工作服,示意自己已经是休息状态了,然后抄起桌上的体检报告书赶紧溜开了。

 

等周泽楷穿好衣服,两人就一起往孙家大堂走过去。

榻榻米铺的庭院走廊,如果走得不急,可以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周泽楷瞟了几眼身边的人,孙翔正低头看着手机,只是手指不停地刷出任务窗换程序,看起来就是专心致志地做心不在焉的事儿。

黑道这个圈子里以行动风驰电挚而出名的孙家一队队长,难得也在脸上露出了犹豫了的神色,说:“如果你想知道……”

“不用。”孙翔立马关了手机屏幕收回衣兜里,侧头斜眼看了看周泽楷。“不管你们瞒着我做了多少事儿,大体也是为了孙家,顺带也是为了老头,反正你跟江波涛他们的那些小九九,就算我知道了,我也肯定无话可说。现在龙腾也罪有应得,我们大家都没事,这个结果就够了。”

“嗯。”周泽楷稍稍松口气。

孙翔将脑袋往周泽楷那边一压,低头抬眼看周泽楷,“不过我还想算算周警官的帐。嗯哼,自我奉献的实验材料?人偶研究改造?得到你家主人同意了么?”

“他没禁止。”周泽楷轻轻眨眼,扯开嘴角冲着孙翔笑。“结果也不赖。”

看到这人露出这个表情,昨夜的记忆就翻涌上脑。孙翔立马条件反射地弹开三步,“卧槽你又想来,不亲了!昨天床上来了那么多次还不够?”

正好从大堂出来张望人来了没的于念一开门就看到门外两个人的对话——实在觉得耳朵疼眼睛瞎:“咳咳!队长,你们来啦。”

孙翔耸耸肩,没事人一样拍拍于念的肩膀,说:“进去吧。”

还真以为于念和周泽楷看不到他红得跟熟透的樱桃一样的耳根。

 

半小时后。

大堂的大门从里面被人使劲儿拉开,一声“碰”的重响之后跑出一个整张脸都涨红的孙家少爷。

反应最快的吴启虽然说是抓到了孙翔的后衣领,却也是不想伤到人没使出功夫,孙翔双手往后一甩就脱掉羽绒外套跑开。走廊的榻榻米地板“蹦蹦蹦”地闷响,听起来既似抗议又像欢送着狂奔离去的炸毛少年。

后一步走出大堂的俊美人偶,脸上带着淡淡的焦虑,却莫名有种让人安心的镇定。他叮嘱身边的管家两句,就翻身上屋顶,消失了。

当江波涛提着两个箱子出现在训练室时,他正好看着周泽楷从开着的天窗上把孙翔扔了下来,孙翔倒也没有狼狈地摔个狗吃屎,卸了力道打了两个滚还是妥妥地稳在地上。

江波涛一人一个箱子扔过去。周泽楷刚从天窗跳下来,站在设置成障碍物的箱子堆顶上,抬起个大腿托住箱子,“啪啦”挑起两个锁扣,抽出荒火、碎霜;另一边的孙翔也从箱子里拿出却邪,折叠机关都打开,恢复战矛的样子,还在身边刷花枪一样转了好几圈才双手握稳,矛头对着上方的周泽楷。

方明华自然是过来了,来的时候心里一阵慌:就知道孙翔看了老当家的决定一定要炸毛。不过再想想,还好周泽楷失踪的时候,江波涛压着没给大家看老当家留下来的视频,不然估计孙翔上一分钟还在病床上躺着,下一分钟就要蹦起来把医院拆了。

另外,于念考虑到周泽楷的特殊性,还把差点就收拾东西走人的肖时钦戴妍琦两人都叫了过来。

戴妍琦进门看到两个人在训练场上翻飞的身影,就惊讶地捂着嘴,压不住音量地吐槽道:“说好的爱得很深?那么快就恨之切了?”

肖时钦注意看了一眼方明华,从他脸上没有看到惊讶,而且在场所有孙家的成员似乎都一脸平淡,他就大概猜出这是内部的事,拍拍戴妍琦的肩膀不让她多问。

孙家成员的表现其实是自然而然的——他们之前在大堂开会的时候,都看到方明华给老当家录的视频。

江波涛把肖时钦的表情跟动作都看在眼里,心里释然,果然是个聪明人,一看也瞒不住。

“肖先生、戴小姐,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这个场面。那啥,就是我们老当家想让周队长继任当家,小少爷他不同意……”

“诶!二翔少爷被人偶篡位所以拼死一口气要夺回霸权?!”戴妍琦眨眨眼,八卦之魂浓浓地烧。肖时钦先一愣,不过十秒就一脸了然。

江波涛看向肖时钦,眼神闪烁,无声地传达出“自己的女人自己搞定”的意思。肖时钦叹一口气,对戴妍琦说:“Hybird Child是会对主人绝对忠诚的,而且周队为了给孙少爷保命,几乎要报废送回收厂。孙少爷他……就算再怎么样也不会是因为权力问题而跟自己的Hybrid Child动手。”——况且孙翔在国外做项目带团队的时候已经吃过一次亏,自知自己还没那个做领队的水平,肖时钦当时就在他身边,这一方面他是十分肯定的。

“那他们为什么要打架呢?”

“周队长如果成了孙家……恩,孙家这类家族的大当家,那他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呀。”肖时钦解释:“同样,如果换成孙翔也会的。”

周泽楷不想发生在孙父身上的事情发生在孙翔身上,而孙翔也不愿意让周泽楷再一次遭遇“几乎能让Hybrid Child报废”的状况。

“Hybrid Child的创造者曾经说过:‘Hybrid Child既不是机械,也不是人偶,而是像一面镜子,反映主人的爱情而成长。’”

说到这,肖时钦目光都放在场地里,显得更像是在自说自话。然而,孙家的每个人都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

有些事儿他们都看在眼里。

例如说,孙翔每次漂洋过海寄过来的信,对一个独自在外的少年来言,是一件多么需要小心翼翼地执行的事。因为这份在意与执着,本应该停止生长的周泽楷在写一封封从不寄出的信时,就自然而然地长了起来。

例如说,孙翔练了狂剑,因缘之下又获得了战矛却邪,改变了打斗风格却又遭遇了项目失败的重创和父亲受伤的噩耗,硬着头皮坚持了一年就惨淡结事回国;这边的周泽楷也进入孙家的组织内,还摸进了警队,黑白通吃,却又在大当家出事之后硬着头皮假装是孙家少爷代理老当家的事务。

例如说,孙翔自以为可以为周泽楷好,提出要送走他并帮他换新的主人,事后各种旁敲侧击想知道周泽楷的消息;另一厢,周泽楷自以为自己的消失会对孙翔的回归更有帮助,自愿离开,却又不肯另寻新主,宁愿让自己身体机能迅速退化。

例如说现在,两个人都争着要成为对方的保护伞。

戴妍琦拉耸着肩膀,就跟平时看剧遇到伤心情节一样,她瞅两眼看台上坐着无所事事的孙家成员,问:“你们也不打算阻止一下么?”

“如果要让这个事情有个结果,最好的就是目前这种状况。”江波涛摊手说道,“小周是个行动派,说白了就是不太会表达自己的心意。孙翔个性比较傲,有时候好好跟他讲道理也不管用。小周把他扔到训练场来打一架,双方实力说话,最合适不过了。”

旁观者再清,也无法帮下棋的人落子啊。

“那他们两谁比较厉害呀?”小戴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队长。”吴启说。

“队长。”杜明说。

“队长。”吕泊远说。

“队长。”于念说。

“必须队长!”方明华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里已经端着一个DV机。“哇!这下漂亮!”

如果不是方明华的年龄比自己大,江波涛很想推一推他热血的脑袋……不过他终于还是幸灾乐祸地跟方明华说:“方哥,孙翔身上的伤都没好,等他们打完,有的是你这个医生要忙的。”

仿佛是为了印证江波涛的话,场内的孙翔在接过周泽楷的一击膝顶之后,退后两步就支撑不住地跪下了一个膝盖,从战矛的两端不稳可以感觉到他两手在颤抖。

周泽楷的话语声不大,却能让全场的人都听得见:“我赢了。”

孙翔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抬起头。

江波涛跳下场内,就看见周泽楷那个眼神——他一直觉得周泽楷的眼神比他的嘴巴更会表达——眼里透着两个正在打架的光。

一边是想马上跑到少年的面前扶起他,跟他说抱歉的话,将他摆平一个舒服的姿势,帮他揉着肚子并问他疼不疼;

另一边却要强地保持冷漠,傲气的少年刚被削去长得乱七八糟的棱角,宛若年轻的猛兽刚被拔掉了利爪,最为脆弱也是最为暴躁的时刻,此时如果罪魁祸首撇掉黑脸唱白脸,少年要不就是奋不顾身地反击,要不就是从此堕入软弱一蹶不振,他们两个的这一场架就白打了。

江波涛走近的时候,周泽楷就转身离开了。

江管家曾经无数次怨恨自己能读懂周泽楷的神色,但是这次最心疼自己——他非但要给周泽楷收拾烂摊子,还单独获赠了一份“被秀恩爱”套餐。

叹一口气,他就转向孙翔。

“鸟站在枝头上都是怡然自得无所畏惧的,因为它相信的是自己的翅膀,而不是脚下的树枝。”江波涛走到孙翔面前,也不动手去扶人。“要是你能好好飞起来,站在哪根树枝上有什么区别?”

孙翔自己站了起来,江波涛看到他眼圈里泛着红,嘴唇抿成一根扭曲的细线,天知道他刚刚是多么使劲地忍住了眼眶打转的水珠。

眼神里都是愤怒……以及不甘。

“现在确实是周泽楷比较强,是我输了。”

孙翔忍着腹部的疼痛直起腰,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然而额头冒着的冷汗跟青筋都在出卖他。

“老头的决定是目前的最优选择,”他手里慢悠悠地收拢着却邪,眼神飘一眼不远处没有靠近的队员们。“各方面周泽楷都比我适合做这个黑道老大。而且你们都其实很认他这个队长吧。”

艾玛孙翔这不是蛮懂事的嘛,江波涛心里说,但面上依旧表现得毫无波动。

然后——

“江波涛!以后你不能站周泽楷旁边了!”孙翔突然暴躁地吼了起来!

哈???What happened?

“我决定了!”孙翔深吸一口气,大声说:“周泽楷是我的人,以后是我站在周泽楷身边了!就算你是副队!别跟我抢周泽楷旁边的位置!!!”

呃?!Excuse me?!

“喂喂……”江波涛一脸大写的懵逼,孙翔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和周泽楷只是事务上接触比较多,什么关系都没有啊!!!远处的队员也一个个目瞪口呆地张开嘴,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戴妍琦还压着肖时钦地肩膀兴奋地咬耳朵。

“我将会成为整个队伍最厉害的攻手,谁伤害周泽楷一根毫毛,我让他掉光全身的毛!”孙翔用自己认为最有力量的语气说道,说完还哼了一气,江波涛简直联想到了蒸汽火车鸣笛的场景。

掉光全身的毛……

“哈哈哈哈!”终于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

“干嘛!我是认真的!”孙翔终于抬手揉了揉肚子,“别笑!”

“哈哈哈没事,我求之不得,队长就交给你了!”江波涛鼓起了掌。方明华哭笑不得地带着药箱凑过来,先给孙翔的脑门来了一下,才开始做医疗检查。

训练场门侧,周泽楷听见里面的声音之后,嘴角终于翘起了一个微翘的弧度。

 尾声:周泽楷是个魔鬼。

厚重的门被拉开,一个新的犯人走进来。

他眼神扫了扫整个监牢,这个片区人很多,但不妨碍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嘴里啫叭着棒棒糖的人——“老大!”

他飞快地跑到龙腾的身边,原来他就是跟在龙腾身边的那个刺猬头,他因为入狱,已经被剃头电推剪推掉了那个杀马特的头发。

龙腾瞄了他一样,嘴里的棒棒糖换了个边继续咀着。

“哎我居然还能看到老大您,阿岚他……他已经被那个孙家少爷给弄死了。”阿岚就是那个马尾男。刺猬头跟以前一样,随意地坐在他的老大身边盘起腿。“哦你可能不知道,孙家人太狡猾了。原来那天晚上那个孙家少爷,其实不是本尊,听说是为了保护孙家少爷的傀儡,名字叫周泽楷。现在他不知道怎么的可能内部叛变了,居然成为真的孙家当家人了。”

“周泽楷?”龙腾好像稍微感兴趣了点,眼睛圆碌碌地看着刺猬头。

“恩,听说还是个警官……啧,这人太不简单了,吃了那么大个孙家,还摸到警察局里。”刺猬头摸摸只有一层头发的头皮,他觉得意外地手感好。

“孙家原来的那个少爷也是够离谱的,自己的位置被人抢了,居然还心甘情愿给姓周的当首席打手,现在他们两个变态打得超狠,被道上的人喊作‘双一’组合,现在大S市,凡是他们两个联手,都没几个敢冲上去跟他们扛的组织了……”

“哎,要是我当初给他们车里装炸弹的时候能把他们两炸死就好了……我果然太怂比了,被那充气娃娃戳了一刀在小腿里,匆忙之间去他们车里装了个炸弹,估计没装好位置,被姓周的小子提前发现了端倪,还害我被抓进来了……”

“龙老大现在见到你就好了!”刺猬头一脸苦逼地转过头去看他的老大哥,这时适应了牢房里略微昏暗的光线,才看到老大跟自己同款的头顶上有个明显的枪伤和刀痕。“老大你真命大,当头一枪都能活着!”

随后他压低声音,靠近龙腾:“老大,我们过段时间琢磨琢磨怎么逃出去吧。”

“糖。”龙腾突然开口。

刺猬头吓一跳,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老大说的什么。“什么糖?”

龙腾把嘴里的棒棒糖的棍子拿出来竖给刺猬头看。“吃完了。还要。”

“老大,你真是,我去哪儿给你找糖啊,你也别再吃那么多糖了。”刺猬头又摸摸自己的脑袋,“我们先来琢磨……”

“你不好玩,我不跟你玩了。”

说着龙腾“唰”地就站起来,跑去狱警那儿,抓着狱警的袖子甩,委屈地低着头嘟着嘴,一直撒娇讨糖吃。

刺猬头惊讶地都忘了合上嘴巴。他突然想起来,孙老当家似乎当年也是脑门一枪打坏了脑子……难道自己的大哥也是一样的状况吗?姓周的一枪……

突然他觉得背部一阵泛凉,小心脏忍不住地在抖擞——

周泽楷究竟是何方神圣?

 

“周泽楷,有没有人说你是个魔鬼?”孙翔一边鬼嚎一边看着周泽楷帮他处理手背的擦伤,“轻点!!!”

“没有……吧?”周泽楷认真地想了想。“你下次别那么急。”

“卧槽,他那把西瓜刀都要扎进你肩膀里了!”孙翔哼哼鼻子,“还不是劳资够机智,你又要去换零件了。”

“换零件比你受伤好。”

“好个屁!”孙翔正色地说,“你别老想着自己可以换零件就不要命!”

周泽楷把东西放回药箱里,要放回柜子里,眼睛瞄到了桌上的几张单子——“健身房?”

“卧槽,那!那只是路边小妹妹送的传单!我好心帮她分点而已。”

周泽楷好笑地把报名资料页翻出来晃了晃,手写的字迹非常明显。“不扔,还写上名字了?”

“我……我乐意!”孙翔蹦起来抢传单,“等我练好了,八块腹肌结结实实码着,估计狂蜂浪蝶挡也挡不住——喂!”

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抢了传单,“嗯?狂蜂浪蝶?”

“呃!我没有这个意思……”孙翔看着周泽楷凑过来的脸,莫名有点慌。直到周泽楷把他扑倒在床上的时候他才警觉地大喊:“卧槽,你想干嘛?!”

“当然,”周泽楷露出和颜悦色的微笑。“想干。”

“我才不是问你这个!周泽楷你一定是个魔鬼!喂我现在是个病号我手擦伤了!可大可小的!住手啊!喂嘴巴蹭哪里呢!周泽楷我没跟你唔唔……”

 

我想我真的是个魔鬼——为了你,我完全可以化身为魔鬼。



=======后山狗的念念碎=========

我那个大槽!我写完了!我写完了!我写完了!

全文7w6,我居然特么的摸了一年半的鱼QAQ

大恩必言谢!求Repo!


话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写完长篇的全职同人,打算自己做本实体的书来鼓励自己继续写下去。什么时候做出来不确定,因为我会修文,然后自己排版自己印,会比较慢。

我就那么一问……会不会也有人想要?我一起做然后平摊费用邮费自理这样。(如果有的话私信我吧,我感觉应该人数应该接近于零……望天眯眼)


BTW我明天要去香港全职Only!!!有机会看到谁不!?

28 May 2016
 
评论(30)
 
热度(47)
© 后山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