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粉/后山狗/洛英死忠
洛奇英雄传死忠玩家ID为JoshuaK(广一)。

这个博客用来发文/设计练习/照片。
每日练习写点什么,如果当天没发任何东西
就是某后山狗写了一篇仅自己可见的250字不写文的理由

嗷呜。
 
 

【叶蓝】秋葵蒸蛋

我好担心债主蛋总看到标题就不点开来了……先烧根香。


01-A

蛋蛋在自己的坑里蹲着,精神接受着十二分煎熬。

远处车辆的鸣笛声,菜贩高分贝的吆喝声,在菜摊前奔跑的顽童们,以及鼻子耸动、试图扒向纸浆托盘的大黄狗——

蛋蛋又回想了一下昨日,窝在它上一层的四蛋儿,被一个随妈妈来买菜的熊孩子伸手一挖,就从蛋蛋所在的那一层的空隙间自上而下地掉落了。

理由是这个小孩在跟他的妈妈置气——“我不要吃秋葵我不要吃我不要!”头甩得跟拨浪鼓一样。妈妈好言劝说,会用小孩最喜欢的鸡蛋跟秋葵一起,做一碗漂漂亮亮的……

漂漂亮亮的什么还没听到,小孩一跺脚一咬牙,随手就抓起四蛋儿往地下一扔。坠地破壳爆浆——这个场景蛋蛋看不见,在吵杂的市场里也听不见声音,只是在那位妈妈跟菜贩子道歉并赔偿的过程中知道,四蛋儿没了。

四蛋儿的那一层鸡蛋在昨天已卖完了,如今被来往过客虎视眈眈的,正是蛋蛋这一层。几乎不可能有人知道,此处曾有一只鸡蛋,蛋液四溅,惨死当场。

 

而这一桩鸡蛋谋杀案件的作案动机——秋葵,今天被菜贩一整堆码整齐放在了鸡蛋旁边。

秋葵是刚来这个集市的。菜摊的主人似乎受到昨天那位妈妈的启发,感觉家长想让孩子多补充补充营养,会连着鸡蛋和秋葵一起买,她便特地将新来的秋葵放在了鸡蛋的旁边,甚至把这个本菜栏最新推出的“明星组合”放在了整个菜摊最显眼的位置。

秋葵待自己被放稳了之后,小声地跟隔壁的邻居打了个招呼:“你好!”

蛋蛋警惕地观察着这不速之客。

秋葵身形是尖塔形的筒状,一身带着深沉的绿,仔细看表面还有点短绒毛,末尾看起来有点像鸟类的长喙……看起来如果被戳到了会碎壳。蛋蛋心思想到这里,一时间小心脏都端不稳了,感觉自己窝着的纸浆托盘都在摇晃。

果然,秋葵一看就是坏人。

秋葵没有等到蛋蛋的回答,迟疑了一会儿便又问:“你好?”

蛋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凶一点:“你见过鸡蛋会说话吗?”

秋葵:“……”

蛋蛋觉得自己划清界限的第一步成功了。

秋葵:“刚见识了。”

蛋蛋一愣,才反应过来,气得体内蛋液转了个向,“背对”秋葵。哼,妈妈叫我不要跟坏人说话。

此时的夕阳,将柔和的光撒在蛋蛋身上。秋葵可以看到:略带纹理的蛋壳轮廓,在被光芒包裹之后呈现出一个非常柔和的曲线,顶端有个非常小的空室,其余大部分空间里隐隐似乎可以看到蛋白跟蛋黄的区分,带着不易觉察的透亮和灵动……

“诶哟!远仔黎买餸啊?(远仔来买菜吗)”菜贩的热情招呼打断了秋葵的思绪。

“老板娘好!”

这个回话,语调上扬,声音给人一种沉稳且舒适的感觉。“正在生气”的蛋蛋和“出神”的秋葵都被这个男人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沐浴在冬日暖暖的夕阳下,穿着奶黄色的高领毛衣,外面再套了一件黑色的针织外套,肩上挎着环保袋,手里提着一只黑塑料袋,从形状看里面应该是一条鱼。此时他跟菜贩聊起了家常,说话语调平稳、语速不快、音量也不高,连带着老板娘说话也柔声细气了起来——蛋蛋在这里待了三天了,第一次听老板娘在数钱之外的场景里用这种小音量说话,平时那大嗓门可是能让还没走进菜市场的熟客都能听见啊!!!

“哇呢啲秋葵好似好新鲜!(这些秋葵看起来好新鲜)”被称为“远仔”的男人夸完老板娘的新发型之后就开始挑选晚餐的食材,入眼便是那翠绿整齐的秋葵。

“真识货,啱啱先送过来唔到一粒钟,老古果个菜场你知噶喇,菜一直都好鬼死靓!要唔要同鸡蛋一齐罗滴走啊?”(真识货,刚送过来不到一个小时,老古家的菜场你也知道,菜一直都很好,要不要跟鸡蛋一起买点?)

蛋蛋一惊!为什么!?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我觉得我跟红嫩的番茄小姐姐们更合适啊!?

男人摸摸鼻子,低头笑:“我屋企的确好耐冇食过秋葵,一于咁话!”(我们家的确很久没吃过秋葵,就这么办吧)

老板娘开心地一捞一大把秋葵,称了2斤交给远仔,鸡蛋直接给了一盒:“尾数唔洗喇,多啲帮衬囖啵!”(尾数我给你掐掉了,以后多点来光顾)

男人并没有办法理解蛋蛋无声的控诉,接过老板娘的鸡蛋连声道谢。

秋葵进了环保袋,而蛋蛋则被男人一手提一手托,小心地护在身前,正好可以看到针织外套拉链里藏着的工牌露出的三个字——许博远。

 

01-B

钥匙声响了,叶修从五点开始就竖起来的耳朵这才元神归位,带着气定神闲的脸色地趿着拖鞋走到门口处。

“回来啦?”叶修伸手接过许博远手上的鸡蛋。

“恩,我回来了。”刚进门的许博远将菜都挂在一边,然后一边换鞋一边鼻子抖抖,赞叹着说:“嗯,不错,我们大神下凡煲汤了。”

饶是叶修在赛场上见过无数大风大浪,还是有种第一次进竞技场就赢了比赛的那种快意。他转进厨房里,不一会儿出来的时候,一手握汤勺,一手拿着小骨碟:

“小蓝,来看看,我放了盐还没尝。”

说完还轻轻对着勺窝里的清汤吹了几口气,免得有人猫舌烫着了要炸毛。

许博远——也就是叶修口中的小蓝,轻轻地吮了一些汤汁,眯着眼睛,温暖香滑的液体在舌面打了一转儿才入喉,完了还啧两声以示没喝过瘾:“嗯,掂水(很好)!你自己放完了不是自己会尝尝么?”

“就是想等你多夸夸我。”叶修眯眯眼笑,把勺子里剩下的汤也喝了下去,学着爱人的模样也啧啧嘴,“嗯,电随(注:模拟粤语‘掂水’但又不标准的发音……)”

“皮这一下很快乐?来,菜放厨房,我去个洗手间,马上就去做菜。”说着许博远就把环保袋套进叶修的手臂,风一样地窜入内室。

 

02-A

蛋蛋当然能闻到这屋中的黑色高领毛衣的男人身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不太浓烈,如果朝夕相处的话说不定就会习以为常了。

不过蛋蛋很快就原谅了这股糟心的若有若无的烟味。

因为这个黑毛衣男人在环保袋中拿出秋葵的时候,脸色狠狠地一黑:惊讶?恐惧?不甘?嫌弃?不忿?迷茫?随后目光坚毅。

蛋蛋就看着这个男人将装秋葵的塑料袋袋口打了个死结,然后套了个黑色的塑料袋,往垃圾桶扔去——一起被扔掉的,当然还有封袋口之前那股,从秋葵身上散发出来的,仿佛要把鸡蛋的影子给契入心里的违和感。

OH MY MAN! GOOD JOB! 

蛋蛋都恨不得重回养鸡场受精孵化成鸡仔,然后用翅膀拥抱这位黑毛衣!

虽然这个念头在蓝色针织衫出现在厨房门口的时候就“撤回”了。嗯,两分钟内。

 

02-B

“呵呵,我们蓝河大大去洗手间就两分钟啊?不蹲个大?”叶修一脸淡定,手上依旧把黑色塑料袋扔进垃圾桶。

“我怎么没想到我们叶修大大会害怕秋葵呢?”

“我正想跟你说,菜贩太没良心了,你一定买的时候没注意,他给你的都是坏了的秋葵,不能吃了。”

蓝河迈步往垃圾桶走,叶修一个闪身,双手搂住蓝河的肩膀,将人压在厨房门就亲上了。

如果是刚开始的两年,就算在家里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被这样叶修“突袭”,蓝河怕还是会臊得要推开人然后闷进被子里。

可两个人确定关系那么些年了,叶修也就是夏休期或者春节假期能从B市的总部过来G市小住一会。而夏天因为训练营招新和培训的事情,蓝河在蓝雨俱乐部那边总是忙得很,如今春节假期二人时间简直是珍贵到不容他再浪费一分一秒。如今的蓝河,接过叶修的唇之后,非常坦然地接受那霸道的舌头破门而入,同一口汤留着的清香在二人的吻间流转着——他甚至抬起手扶着叶修的脸,刚洗过冷水的手带着凉意,蹭着对方刚冒出头的胡渣子,感受爱人的体温,便也不觉得冷了。

叶修还想继续占便宜,奈何肚子咕噜了一声。蓝河这才把人轻轻推开,还非常顺手地将秋葵的黑色袋子从垃圾桶里捞起来。

“哎,还好你套了个袋子,不然秋葵脏了我直接糊你脸上去。”

“哥一吻还比不上一袋秋葵?”叶修颇有自降身价跟一袋秋葵争宠的架势。

“秋葵功效很多,保护视力啊,增强体力啊,含钙丰富还能抑制糖吸收,你怎么就不爱吃秋葵呢?”

“秋葵啊,就那个,粘粘的,透明的那个……”叶修摊手,“不觉得很像你感冒包‘馄饨’的那些‘料’吗?”

蓝河给了叶修的小肚腩一手肘:“那么好吃的东西别这样说。”

“没吃过。”

“没吃过?那你怎么知道秋葵会黏黏的?”

“小时候沐秋会给沐橙弄,毕竟秋葵也比较贵,就她一个女娃吃。”叶修说,“当然,我们两个都嫌弃。沐橙倒好,她还真喜欢吃这些。”

蓝河微微一笑,“女神不愧是女神,果然识货。”

“哎别说了,饿死我了,要帮忙吗?”

“要,洗碗。”

 

03-A&B

蛋蛋破壳的时候,其实没有物理上觉得疼,而是心理上疯狂刷“完了完了”的弹幕。只是黑毛衣男丝毫没有给蛋蛋感伤的时间,捞起筷子飞快地搅拌。

“嗯,手速还行,当不了联盟脸面,还能给我当打蛋机。”蓝河夸奖道。

叶修眯眯眼笑,厨房一直是蓝河的主场。

蓝河可以说是继承了许父的厨艺,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如今在许家也是过年过节独当一面的主力军。现在,刀片鱼肉,滚水灼秋葵,丝瓜去皮切条,热油浇蒜蓉,复杂的流程有条不紊地行进在蓝河灵巧的双手之下。

而叶修,最多就是给主厨递个碟子拿个勺,剁蒜蓉这活儿还是曾经在蓝河的指导下,学会了刀尖贴砧板才不会让蒜末到处飞。

“给蛋液加点料酒,小半勺糖和盐,然后拿小碗给一碗水。”蓝河说着,手里的陶瓷刀翻飞,爽利地给秋葵切片。秋葵特有的粘液似乎都没反应过来攀上刀尖,翠绿的茎身已经完成了切割。

“好了,然后呢?”

“漏勺拿来,然后你就可以闭眼了。”

“谢蓝河大大留我双目!”

带有刺激气味的料酒,冲入被搅拌得迷迷糊糊的蛋蛋体内,酒气让脑子依然混沌的蛋蛋陷入了更进一步的迷醉当中。滤勺将蛋液的空气都滤掉,仿佛是做了个全身“马萨基”,让蛋蛋感觉浑身都舒畅通透了起来。

“为什么要滤啊,不可能有渣呀?”

“要滤的是打蛋时搅入的空气,蒸出来表面就不会疙疙瘩瘩,卖相好。”

“你做的都吃。”叶修摊开双手,“哪怕你放了秋葵。”

蓝河呵呵一笑:“那就让我们来验证一下叶修大大的觉悟吧。”随即就一手掌覆盖在切片的秋葵上,刀平放一铲,全部装入盛着蛋液的深碟中。

秋葵经历了热锅白灼的狂热,又被切成了片,身体不再拘谨,浸入柔软而微凉的蛋液之中,得到了一阵舒张,体内白色的球形种子终于找到了新的依附,仿若开枝散叶般离散开来。

秋葵和蛋液已经融合完毕。

许大厨师稍稍用勺子摆正一下切片的位置,随后下令:“收拾碗筷去外边等着,秋葵蒸蛋蒸好了就可以开饭了。”

“得令!”

 

入锅之后,秋葵才细声唤道:“对不起。”

蛋蛋这会儿才从搅拌和酒精的后遗症中清醒了一些,无奈地问:“你对不起啥?”

“你不是不喜欢……”

“呃,现在其实,感觉还挺舒服的。”说完,蛋蛋就突然觉得一阵羞耻,本能地想躲开秋葵的目光,可如今蛋液本身就完全包裹着秋葵,亲密无间的契合让它们根本无法分离。

“对不起……”没想秋葵更加沮丧了,在蛋液中不安地抖动着。

“这回又对不起啥?”蛋蛋也开始有些焦虑,蛋液也内里旋转翻滚,跟秋葵摩擦着。

秋葵似乎崩开了一条紧紧箍着的线,快速地说道:“我喜欢你,从一开始。”

“然后呢?”蛋蛋愣了愣。

“你不喜欢我,我如今却得到你,我……对不起。”

“哈哈哈!”热腾腾的蛋液将片片秋葵烘抬起来,仔细地哄道:“如果我说我也喜欢你是不是就没关系了?”

“???”

“现在感觉不赖,很温暖啊。”

“嗯,很暖。”

蛋蛋和秋葵就维持着相拥的姿势,定了型,也通了意。

 

04-B

“叶修修修修修修修修!快过来,开锅了。”蓝河在厨房里喊声催促,叶修不得不从电脑桌前起跑,哒哒哒地小跑入厨房。

“你看,秋葵蒸蛋,是不是很可爱~?”

叶修走近一看,碟子里仿佛是一副充满童趣的水彩画。黄色的画布上,绿色的五角星大小相似,错落有致,还有一些白雪般漂浮在上的小白球种子。水蒸气一股一股往上冒,看起来盘子里的星星在隐隐约约地位移、闪烁,灵动非常。

“可爱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谁叫你不愿意吃,我家里的侄子侄女都这样哄着吃的。”

“得了得了,我吃,多多都吃。”

“你怎么突然开窍?行了行了,开饭!”

 

05

吃完饭,叶修非常积极地洗澡,完了又非常积极地拱蓝河洗澡,然后早早把人推倒在床。

蓝河惊:“你干嘛?”

叶修撩:“干你啊。”

蓝河Rua:“??我今天一天那么规矩哪里撩你了?”

叶修笑:“秋葵不是能强肾补虚,堪称植物伟哥?”

 

咳咳,

为了哄叶修吃秋葵的蓝河,最终(又一次)将自己搭了进去。

 

=========

后山狗念念碎场合:


第一次写叶蓝,原因是去年年底的猜数输给了蛋总 @蛋窝 ——

对的,居然写了半年才还,我太无耻了(

另外为了调戏蛋总,我也是非常努力拉上了秋葵君。同时也算是撬开我生锈的脑子挖了洞,给了A\B两条线。但不得不说,A食物线,自己看完也觉得挺奇怪的……

给蛋总独占,不打tag了。


(惯例,明天再看有没有错字病句的虫子,晚安~)

22 Jun 2018
 
评论(15)
 
热度(81)
© 后山狗 | Powered by LOFTER